桃李芬芳:記中國音樂學院聲樂教授王蘇芬
發表時間: 2011-12-06來源: 綜合

 

      王蘇芬,中共黨員,四川廣漢人,中國音樂學院聲樂教授,碩士生導師,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國家一級演員,中國古典詩詞歌曲專家,曾任中國音樂學院音樂教育系聲樂教研室主任,學科帶頭人。曾任中國音樂學院實驗樂團黨支部書記。系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名人協會理事、美國傳記研究所世界名人,英國劍橋大學世界名人,中國古詩詞歌曲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民族促進會委員,中國少數民族聲樂協會理事,中國國際聲樂研究會歌唱家協會副主席。
      王蘇芬女高音歌唱家,教育家,中國音樂學院教授碩士導師。她出身革命干部家庭,母親肖永光37年參加革命,父親王逸群1929年參加革命是我國第一部電臺創始人之一,曾任第四野戰軍45軍副政委。解放后周總理任命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任有色金屬局局長,地質部全國儲量委員會主任,畢生獻給革命,是黨的忠誠干部。他臨終對蘇芬講,無產階級要為全人類消滅剝削、霸權、奮斗到底。父輩教導對她影響很大,她非常喜歡唱歌,1961年考入中國音樂學院附中,成績優秀,品德出眾,她深記保爾的話“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每個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不應當這樣度過,回首往事他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卑鄙庸俗而羞愧,臨終之際他能夠說我的整個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獻給了世界上最壯麗的事業,為解放全人類而斗爭。”
      她熱愛祖國與共產黨,她常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的一切,我們是無產階級后代,帝國主義和資產階級統治殺頭的是我們革命后代。我們不革命,不接班誰來呢?我們是執政黨,共產黨員需要有先鋒模范的榜樣,共產黨不是一般的人,他的特質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要廉政,特別當前這個浮躁社會,有些人把金錢看得那么重,利用職權謀私利,我是一個共產黨員不能沾染惡習。有一個山東考生家長送了六萬元錢,當她發現以后就向學生要身份證(說系里登記用)把送的錢存回這個學生名下,考完還給了家長,家長十分感動。東北一個考生家長送十萬遭拒絕,湖南考生家長十萬給拒絕之門外。當前演出有演員一場幾十萬,文化部找人去河北演出沒有勞務費,找不到演員,找到王蘇芬二話不說就去了。而王蘇芬到河北等地為干部演出十分受歡迎,報幕員問“聽說這場演出沒有勞務費,為什么您仍演的這么熱情呢?”她說:“因為我是一名共產黨員”。
      1973年參軍到總政軍樂團擔任獨唱演員,1974年為了捍衛祖國邊疆,唱了第一首成名歌曲《海上女民兵》;1979年參加云南自衛反擊戰演出,英雄為國捐軀,深深感動她。他和戰友冒著生命危險慰問戰士,生命受到一次洗禮立了功,她演唱歌曲英雄“海水干”登載到解放軍報。1981年隨軍樂團為甘肅軍區戰士演出,由于高原3千多米缺氧,很多演員未上山已被送下山,王蘇芬以超人毅力爬上高山為幾個戰士獨唱,立了二等功。
      1992年在中國音樂學院實驗樂團擔任黨支部書記,看到樂團有些老師從教幾十年職稱沒有解決,她十分著急。自己跑到文化部各個部門游說,她反映教自己的老師50多歲連個副教授都不是,他們退休怎么生活。她的話感動了領導,為中國音樂學院爭取了二個正高級,十個副高級職稱,解決了十二個老師的職稱問題。
在1993年中國音樂學院評職稱時,同王蘇芬老師一同競爭的萬馥香老師,她檢查出有癌癥,王蘇芬十分難過,立刻把國家一級演員表送回院辦,向院長說明自己不參評,因為自己是個共產黨員,黨員在戰斗年代為群眾國家去犧牲可歌可泣,和平年代一個黨員為群眾著想,就是必須做到群眾的利益高于一切,因為我們黨員是為群眾利益服務的,這是我們的宗旨。這一舉動在院里影響很大,有個知名教授講:“有些演員為了評職稱打到江澤民那里,我們院王蘇芬老師讓出來,實在難能可貴。”
      作為一個老師為人師表,她嚴格要求自己并影響著學生。她班上四個學生入黨,她愛學生勝過愛自己的孩子。學生沒錢讀書她出錢上萬元,目前資助四個小學生讀書,學生都叫她老媽,她兩次被評為優秀黨支部書記,四次優秀黨員,三次先進積極分子。在中國音樂學院培養二百名優秀學生、研究生、留學生、本科生,其中54人在全國大賽獲金獎,本人也多次獲獎。
      王蘇芬為我國民族音樂做出貢獻,是我國第一位古曲傳承人,為了挽救這一古老音樂,她省吃儉用,個人出資24萬用十年時間,由中央電視臺拍攝38首古曲DVD,由中國唱片社出版。為后人留下寶貴的音像資料 ,填補我國音樂史上的空白。培養了一千多人會唱古曲,王蘇芬攜弟子為了宣傳古曲到處演出,為世界第29屆教育家大會,中國傳統文化節,國家大劇院,中山公園音樂堂,北大,民族大學,中國音樂學院,甚至到社區為老百姓演出古曲并受到熱烈歡迎,高度贊揚。觀眾說:“這都是國寶,中國的古老音樂應走出國門”還有觀眾說:“多少年沒看到過這樣精彩演出。”還有觀眾說:“這么好的音樂為什么沒有參加中央電視臺青年歌手大獎賽呢?”這些全是個人出資義演,王蘇芬在學校的支持下出版了五本專著,其中中國古詩詞歌曲被北京市教委評為精品教材。
      她的事跡人民日報、北京日報、中國青年報、解放軍報、文化報等20多家報紙給予報道與贊揚,中央電視臺為她做幾個古曲專題,北京及全國電視臺多次做專題。其中影響極大的有“音樂人生”“音樂告訴你”“音樂橋”三次“文化長廊”“旋轉舞臺”“空中大舞臺”“精彩之分”“央視精品”等中國影響力,在全國及全世界播出,在全國產生較大影響。擔任四屆央視青歌賽評委,她常說一句話:“人可以沒有名,沒有利,但不可以沒有責任,責任重于泰山,國家事再小也是大事,個人事再大也是小事”。她把事業視為生命,投入極大熱情,再大困難也難不倒她,可謂是鞠躬盡瘁,她真是一位偉大而令人敬佩的好老師啊!
      音樂界名人常說“她這個人很有毅力,意思是一根筋”的確她認準的事,誰說也沒用。用王蘇芬自己的話說“只要我活著一天,就為古曲傳承下去工作著,除非我死了,這就是一個共產黨員的自白。”

責任編輯: 和諧中國網
时时定千位